每日经济新闻
要闻·头条

每经网首页 > 要闻·头条 > 正文

李国庆深夜再发长文,“15个真相”逐一回应俞渝

每日经济新闻 2019-10-25 07:48:39

10月24日上午,当当官微24个字,回应了从23日深夜开始发酵的李国庆、俞渝夫妻“互撕”风波,并试图将注意力引向当当店庆促销。而此后在24日深夜,李国庆再次贴出微博长文反击俞渝,这场风波还在继续。

每经记者 刘洋     每经编辑 王丽娜 卢祥勇 郑直    

“本店无狗血,只有书香,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‘店庆开门红’促销。”

10月24日上午,当当官微24个字,回应了从23日深夜开始发酵的李国庆、俞渝夫妻“互撕”风波,并试图将注意力引向当当店庆促销。

而此后在24日深夜,李国庆再次贴出微博长文反击俞渝,这场风波还在继续。

与外界对李、俞这对“怨偶”保持高度关注相比,当当及其20周年店庆本身则略显“落寞”。风暴之后,这家二十年的电商,又将走向何方?

风暴中的“夫妻店”

李国庆、俞渝“互撕”风波尚在延续,其起因则是23日晚间,俞渝“怒怼”李国庆的微信截图在多个社交平台流传,由此,引发舆论轩然大波。

10月24日午间,当当官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,流传的俞渝截图为“真”。

抛开此次的风波不论,实际上,李、俞二人的矛盾早已公开化。2019年年初,当当副总裁陈立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“国庆其实淡出管理层已三年多了,现在Peggy(俞渝)是董事长。”

“这是两人商量和我们选择的结果,”陈立均说,“当当有个核心,一切为了当当更好,我们并不管创始人怎样。如果我们认为俞渝领导公司更好,就会选择她。夫妻两人在协商上也是高度一致的。”

如今看来,李、俞二人早已破裂。

俞渝和李国庆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在彼时的采访中,同样为陈立均所强调的是,当当早就不是“夫妻店”了,“夫妻店”是认知误区。

不过,启信宝显示,俞渝、李国庆当前的持股比例分别为64.20%、27.51%,为当当的第一、第二大股东,仍不改当当“夫妻店”的客观现实。

打从一开始,当当便是李国庆、俞渝二人的共同结晶。1999年,李国庆与俞渝夫妻档推出当当,一个是曾经的北大风云人物,一个是典型的华尔街财女,二者的结合,让当当一时充满想象空间。具体到分工,前者负责当当内部运营,而后者则涉及资本运作。

十年奋斗,2010年12月8日,当当登陆纳斯达克,由此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、在美国上市的B2C电商,被国外媒体称为“中国亚马逊”。当天,当当的股价一度从13.91美元翻番到29.91美元,市值高达23亿美元。此后,更一度超过26亿美元。

但在告别“小而美”,拥抱大而全的战略之后,当当不仅毛利率一路下滑,甚至在上市两个季度后,就陷入亏损。

彼时,一名前当当管理层对媒体表示,当当的问题恰恰在于战略的摇摆,当当在业内以策略保守、李国庆以省钱著称。当京东以“赔本+融资”的方式急剧拓展百货品类和销售额时,当凡客以高额广告费获得年销售额几倍的增长时,当当并没有效法。

2012年6月29日,疲于战斗的当当,入驻腾讯QQ网购商城图书频道,更在4个月后,进驻天猫商城,正式退出一线平台之争。李国庆发微博称,“从了。谁让人家流量大呢。”

当当元气大伤,但仍想保持独立,在2013、2014年先后拒绝百度与腾讯抛出的橄榄枝。公开数据显示,2008年京东的销售额仅为当当的75%;而到了2015年第三季度,当当最后一次发布财报,京东的营收已经变成当当的18倍了。

据新浪财经,2013年5月,俞渝曾在一场论坛上发言称,“假如大家想创业,找同学,找老乡,找志同道合的人,但是真的千万不要跟太太或者老公一起创业。我觉得我能跟李国庆创业走到今天,不是奇葩也差不多。”

当当于2016年私有化退市,退市时市值仅5.36亿美元,不及高点时的四分之一。

根据易观千帆发布的2019年第2季度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交易份额显示,目前当当网的市场份额仅占0.4%。

图片来源:易观

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,当当从美国退市后也曾想回归A股,但无奈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较高,当当的发展潜力和盈利有限,再加上有京东、阿里等强大对手,实现单独上市已几乎不可能。

2018年,在“卖身”海航事件中,当当被给出75亿人民币的估值。相较于退市时的5.36亿美元市值虽有不小的提升,不过相较于其独领风骚的过往,当当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。

20年老店走向何方

实际上,在“私有化”之后,当当的财务情况堪称良好。

当当官方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显示,2016年,当当销售额为95.5亿元,经营利润为1.3亿元;2017年,销售额为104亿元,经营利润2.8亿元;2018年,当当销售额为116亿元,经营利润4.7亿元。

按照当当方面的预计,2019年,经营利润可达6.1亿元,源于资金情况,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1亿元。同时,为当当所强调则是,“无负债”。

在今年2月,俞渝还曾以当当“话事人”的身份对《财新》表示,当当未来可能存在三个方向:一是香港上市,但目前并无时间表;二是学习华为不上市,成为一家小而强的私有公司;三是遇到合适买家,再次考虑出售或接受投资。

不过,在这次风波之下,当当能否继续行稳而致远?

互联网观察人士丁道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,事发之后,整个资本市场对当当的信心会有所下降。在此背景下,合作伙伴、供应商、消费者对当当的预期,都会受到一些影响。同时,倘若双方继续不断释放“黑料”,可能会增加未来当当生存的不确定性。

他还补充道,“如果(当当)以后还想复兴的话,应该和两人彻底割裂,新的董事重组公司架构,但目前来看,难度很大。”

独立分析师唐欣则对记者表示,“实际上,我觉得没有太大影响,甚至让当当网重新回到舆论和公众的视野里。”他进一步指出,其负面影响,也只是局限于当事人个人的评价,与企业声望关系不大,而且相信这个风波也会很快平息。此外,他还表示,李国庆已经离开当当,以后他对当当的影响也会越来也少。

上海市民赵飞(化名)也对记者表示,“这有啥影响”,此事并不会影响其在当当上继续买书。

另一方面,李国庆的创业项目——“早晚读书”也再次为人所关注。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,李国庆亦对该项目进行过推介,并称“早晚读书”最快三年内超过当当。

记者查询得知,“早晚读书”的运营主体为“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(简称“天津万卷书”)。工商信息显示,天津万卷书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李国庆,其股东分别为刘浩宇、李国庆、唐虓珲,三人的认缴额分别为2000万元、50万元和2950万元,换言之,李国庆的占股比例仅为1%,大股东为唐虓珲。资料显示,唐虓珲在陕西当当影业等公司中,与李国庆有所关联。

图片来源:启信宝

业内人士表示,此次李、俞二人互撕,在客观上放大了“早晚读书”的知名度,但李国庆与俞渝“无底线”的互撕,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对作为文化类产品的“早晚读书”带来负面影响。

此外,俞渝提及的“马铭泽”也引起外界关注。公开资料显示,马铭泽曾任当当助理总裁、无线事业部总经理、文化产业董事长,如今其在水晶区块链科技(海南)有限公司担任CEO,持股60%,李国庆持股25%。

每经热评|李国庆俞渝互撕风波:指责要有“底线”决裂仍需“体面”

李国庆、俞渝“互撕”风波仍在发酵,事件驶向何方尚不得知,虽然“交锋”仍在继续,但“双输”的结局早已注定。

从最初人见人羡的鸳鸯眷属,到如今,公然互捅“刀子”、互曝黑料的怨偶,其间种种细节,外人无从全部知晓,毕竟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。

夫妻“对簿公堂”,甚至在网络空间互相“谩骂”并不鲜见,但很少有像李、俞二人这般,引起如此规模的“围观”甚至“狂欢”。究其原因在于二人在“决裂”的关口,已全然不顾“体面”,指责毫无“底线”。

在俞渝方,她不仅围绕李国庆的性取向、病历等个人隐私发表看法,还将关于李国庆兄弟、父亲的“家丑”大白于天下;而在李国庆方,自2019年正式辞别当当后,便一直在多个场合对外描述被“逼宫”的种种,在俞渝截图发酵后,更是在朋友圈以“神经病”等字眼谩骂俞渝,而在24日凌晨的微博发声中,更是直言掌握俞渝更多“黑料”,威胁之意,溢于言表。

两人的“交锋”,可谓斯文丧尽,与当当的“文化独角兽”身份之间充满“违和感”。

此外,随着两人交恶的升级,无疑将同时对20岁的当当和李国庆的创业项目“早晚读书”带来负面影响。

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中,20年的企业并不多见。可以想见,在当当成长过程中,凝结了李、俞两位创始人多少心血。

不过,一朝反目,相互无底线指责中,二人似乎全然忘记了对于企业品牌可能带来的伤害。这种伤害,虽然靠一时的促销可以稍加掩盖,但仍将沉淀在市场和消费者心中。

更进一步讲,两人无休止的相互谩骂、揭丑,也在无形中破坏了其身在的企业家群体的形象。近年来,企业家丑闻时有发生,观者常有企业家“德不配位”的印象,而李、俞之间的惨烈“互撕”,更是加深了部分人的此种成见。

在这场风波中,遭受伤害最大的除了彼此、公司,便是其孩子。孩子无罪,而今次风波,难以想见将对其子带来何等心理压力。正如著名社会学者孙立平教授所指出的,“你们两个在这里撕,考虑到孩子的感受了吗?”

在“交锋”中,俞渝追忆孩子“懂事”,摔在铁丝网上,让保姆带自己去打针,回来再告诉爸妈等事。李国庆亦称,“我为儿子忍受23年”。

一方面,我们看到双方为孩子而选择隐忍,另一方面,孩子也成为他们攻击彼此的武器,亲情的意味也由此转淡。

这个世界纷纷扰扰,分歧和争端在所难免。我们认为,当不公、难忍、心中难平之事发生后,普通人也好,企业家也罢,更应考虑在常规框架和规则内,选择以合情、合理、合法的方式解决问题,而非动辄在语言上“大打出手”,触犯对方隐私,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地步,从而走到违法的边缘。作为公众人物,更应爱惜形象,无底线“撕逼”只是丑态,而非真性情的体现,且将带来不良的示范效应。

指责有“底线”,决裂需“体面”。多学习一些稳重的“割席断义”,少一些万众围观的“蛋打鸡飞”。当握手言和再无可能,也请安静挥手作别。

(封面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热线:4008890008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

0

0

7m体育即时比分